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索多玛俱乐部的第二个番外(三完结)

空气中多了一丝新鲜鞣制皮革的辛辣味,随即一记不轻不重的皮鞭拍在了瑟兰已经极度敏感的肌肤上,沁染出一朵妖异的花。

“啊!”这猝不及防的一击,让金发国王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本已灼热的肌肤变得滚烫起来。瑟兰本能的想要躲避,却牵动了缚在手脚上的秘银链条,碰撞出一串清脆的声响。

“瑟兰,别试图挣扎。这样会弄伤你自己的。”埃隆的冰凉手指捏住了金发爱人的下颌,火热的唇齿不容分说的侵占了所有。瑟兰亦不甘落于下风,于是,你来我往,攻城略地,忽然一缕甜腥入口,却是两败俱伤。

埃隆抬首拭去嘴角滴落的鲜血,灰眸变得如暴风雨来临前夕的海面,平静幽深,黯哑的声音,轻轻笑道:“瑟兰,你会为这个付出很高的代价哦。”

皮质的流苏在金发国王已经泛红的肌肤上划出不规则的轨迹,埃隆时不时的挥着皮鞭,或轻或重的击打在一些让瑟兰意想不到的地方,也击打在他已经万分敏感的神经上。肉体上火辣辣的痛楚是如此的真实,而心底深处那难以言说的却是连自己也畏惧的赤裸裸欲望。

国王的禁林被黑发战士无情的摧毁,来自赫淮斯托斯炉中永恒不灭的火焰很快便借着狂风来势汹汹,远远望去,火光冲天,黑烟漫卷。树木爆裂的声音噼啪作响,成群结队的鸟雀与走兽努力试图冲破烈焰与浓烟的屏障,却纷纷成为火神的俘虏,化为一缕青烟。金发国王手执竖琴立于城堡的塔楼上,遥望着大火焚林,唱出原始的歌谣。他的脸颊在火光中闪耀,美丽的桃红色足以魅惑维林诺诸神;他的歌声悠扬穿越山林,连最清心寡欲的圣人也会动容;他周身云蒸霞蔚,那是被烈焰炙烤后的狂热与渴望。他只遗世而独立,便足以倾倒三界间一切芸芸众生。

新鞣制的皮革辛辣的气味,与男性的蓬勃荷尔蒙气息以及按摩油的香味混杂起来,足以让所有身处其中的生灵发狂。瑟兰粉色的肌肤上的鞭痕如累累珊瑚珠串,娇艳欲滴,引诱着自己的黑发爱人。

“瑟兰,瑟兰。。。。。”黑发的异族战士攻陷了城池,火光中,他反复呼唤着金发国王的名字,如此甜蜜又如此渴求,销魂蚀骨。此时此刻,世间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一方奋力深入对方世界,探求未知所有;另一方毫无保留,敞开怀抱,予取予求;他们交换着彼此的一切,全副身心,毫无保留。他们在海洋中漂浮着,狂风在海面呼啸,海波层层卷叠,将他们一波一波涌上巨浪顶端。他们高声尖叫着,肆虐的狂风在他们耳边咆哮,身体周围泛起白色的泡沫遮住了他们的双眼。在这个美妙的瞬间,他们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他们亦无需听无需看,他们的手臂相拥着,他们的身体交缠着,他们的长发飘散在深蓝色的大海里,冰冷彻骨的海水渐渐淹过了他们的头顶,他们相拥着坠向无边无际的深渊。。。。。。

瑟兰的左脸显现出妖异的青色花纹,左眼眼瞳里泛出金色的光晕,刚才还束缚的死死的手脚链条,自动散开。他翻身骑坐在黑发爱人身上,嘴角挑出妖娆的弧度,尖利的黑色指甲划过埃隆美丽的右脸,点点殷红顺着划过的痕迹渗出肌肤,自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埃尔隆德是么?还是一个愚蠢的诺多!”依旧低沉的嗓音,却阴冷如万年寒冰,“你究竟有什么好?竟让他死心塌地。”

埃隆灰眸之中波澜不惊,左手指尖已是光华流转,照得满室生辉。

只见瑟兰眼中金光大盛,阴寒的声音竟是拔高了数度,又惊又惧,高声喝道:“你竟然敢。。。。”

话未说完,已是身子一软,不偏不倚,倒在埃隆怀中。闭目合眼,面上刺青隐入肌肤,逐渐淡去。片刻鼻息均匀,已是沉沉睡去。

埃尔隆德蹑手蹑脚,走出了寝室,将门紧闭。他匆匆来到书房,暗金色的睡袍边缘在身后飘荡。他行进的那么快,简直和平日沉稳智者形象判若两人。他取下左手指尖的蓝色宝石,右手手指稍稍用力,将其卡入书柜正中的那个暗槽里。只听到墙壁深处有隐隐的声响,高大的黑胡桃木书柜从中打开。埃隆深吸一口气,踏入密室中。

这是一间完全与外界隔绝的房间,仅有的光源是镶嵌在墙壁上星星点点产自西瑞安河底的美丽宝石。在房间正中,有一个黑色大理石雕刻的高台,上面端端正正放着一个黑水晶圆球。它是那么黑,连宝石的光芒照射上去都反射不出半点华彩,好像一个巨大的黑洞,随时会吞噬周围的一切。

埃隆站在圆球面前,用失传已久的古老语言哼唱起了千年来无人吟诵的歌谣。面前的圆球星光点点,逐渐汇聚成了一个身着白衣的人影。

“阁下,情况已经非常紧急了。我亟需您的帮助。。。。。。”


因为我已经把自己微博小号加登录密码忘的一干二净,所以只能写这种不会被LOFTER河蟹的肉了。哎!那个某位同事!这就是炖的狗肉,你好好吃。咳!我先滚了。。。。


评论 ( 51 )
热度 ( 34 )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