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索多玛俱乐部的第二个番外(一)

这是送给我家相公 @保护大王 的礼物。按她要求,要在文前,大声的说出来!相公,我宣你。😘😘

另外还特别鸣谢公司“好同事” @妙妙 妙大师的鼎力催文。没她的强力催文法,我估计再也不会写情色文了。。。。。😓😓

总之,这文大半属于我cp,小半属于妙大师。我就是一写文的。。。。😂😂😂


金发男人如常一般,穿着香槟金色的真丝软缎睡袍,自浴室而入。睡袍带子则用金、银与墨绿三色丝线密密织出密林纹章提花纹样,在腰际被随意挽了一个结,松松垮垮的搭在了他的跨上,带子的末端随着他行进时微微卷起的气旋方向舞动着。瑟兰踏进卧室,讶异的看着自己的黑发爱人,正斜倚在那张堆满华丽刺绣与软垫的大床上等待自己的到来。往常他总是坐在那张靠着用维林诺美景拼镶装饰的壁炉边,蒙着猩红色天鹅绒的老桃花心木扶手椅上看着书,而一个由全巴黎最优秀的女工用金线绣成的伊瑞詹纹章在靠背顶端刺眼的闪耀着。

“手里没有拿着人类世界出版的那些红色黄色黑色白色等各种花里胡哨颜色封皮,长短大小各异书籍的埃尔隆德,就好像面对埃鲁伯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毫不动心的龙一样罕见。”,瑟兰玩味的笑着,低沉的声音满含着讥诮。黑发男人早已习惯了自己金发爱人不下于手中双刀锐利的话锋,只装作充耳不闻,微笑着解释道,“往日的那些书看的腻了,今晚想换换”。

“是么?”金发美人右眉高挑,特别一字一顿清晰的咬字,“阿瓦隆最聪明最睿智最渊博的智者,也会有厌倦书本的一天么?我一直以为你对书的爱超过阿瓦隆的一切呢。”最后的那个尾音,被特意拉的很长,还在半空中打了一个圈,好像流畅的圆体字母结束时特意加上的卷曲弧线。

虽然类似的话,在数千年之中,不断被重复提及,但是面对自己金发爱人的各种小花招,埃隆依旧没有什么太好的应对办法,只是无奈的笑着,为自己分辩,“瑟兰,你很清楚,对我而言,哪怕所有的书再加上阿瓦隆的一切都比不上你的重要。”

“我知道,我从来都知道。”瑟兰已经打着哈欠,应付着爱人千年来一成不变的表白,上床躺下了。正在此时,他突然感到眼前忽然闪过一道黑影,随即自己的双手手腕皮肤表面,传来一阵冰凉。多年军旅生涯养成的下意识反应,让已经睡眼惺忪的金发男人立刻清醒过来,刚想起身,抬手只听到金属撞击的叮当声。瑟兰仰头看去,却看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一副用秘银精工打造的小巧手铐紧紧铐在了床边立柱上。而身边向来带着人畜无害老好人笑容的黑发爱人,正紧盯着他,一边微笑着一边往床位退去。又是两声轻微的金属锁扣的声音。同样的触感从脚腕处传来。

“这是怎么回事?”瑟兰诧异极了,“埃隆,你是不是被人类的那些书把脑子搞坏了?快放开我!”

瑟兰念动了辛达一族代代相传的古老魔咒,金色的长发无风自动,精工制作的老桃花心木雕花床架如千百年前在森林里那样活了过来,细雕栏杆如同灵活的触手,卷上了錾刻着梵雅古字的镣铐。突然,镣铐上每一个字符金光流转,射出夺目的光芒,没入栏杆中。刚刚还伸展自如的雕花栏杆,立刻停止了动作,像深埋于地下的蚯蚓本能的逃避光明一样,如潮水般向后退去。

“埃尔隆德!你到底做了什么!!”瑟兰低低的咆哮起来,“我的魔法怎么会失效了!”

“亲爱的,别消耗魔力了。”埃隆还是一如既往的彬彬有礼春风化雨的语气,可在瑟兰听来,却怎么听怎么透着不怀好意。埃隆继续慢悠悠的说:“这是我亲手用秘法铸造的秘银镣铐。上面用最古老的梵雅文字錾刻了那些已经几乎被阿瓦隆遗忘的失传咒语。亲爱的瑟兰,这是我专为你打造的,你的木系魔法是无法撼动这种上古梵雅一族独有的金系秘术的。”

瑟兰可以用维林诺漫天诸神发誓,哪怕隔着整个中土大地,自己也能闻到阴谋的味道。他张口刚想反驳,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的黑发爱人已经抢先一步在自己的眼睛上蒙上了一个柔软的丝质眼罩。现在的自己,眼前一片黑暗,手脚被牢牢的束缚着,成“大”字躺在了床上。

“埃尔隆德!你到底想干吗?快放开我!!”瑟兰徒劳的在床上挣扎着,金属的镣铐互相碰撞着,如同雨丝打在窗前瓦当上,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你很快就会知道我心之所向了。”埃隆的声音从床后传来。

从临窗的桌边处,有玻璃器皿开合的声音。很快,一股奇异的香气幽幽的流泻在卧室中。瑟兰努力分辨着香气的成分和来源,下意识的喃喃自语起来,“这是产自古老尼罗河畔的茉莉的味道,一定不会错的,它可是亲吻过克莱奥佩特拉纤手和秀发的美丽花朵。还有什么?是玫瑰,是卡赞勒克辛勤的女工们在清晨第一缕曙光的照耀下,亲手摘下的带着晨露的玫瑰花蕾。是的,一定是。。。。。”

瑟兰嗅到空气中的香气由远及近,冰凉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满含着埃及茉莉与保加利亚玫瑰的双重精华的滑腻的手指,正从自己的双腿内侧逐渐上行,宛如一条蜿蜒盘旋的蛇,在缓缓的向欲望的中心进发。那一定是埃隆的手指,永远那么灵活而轻柔,所经之处,将自己的一切触感尽数调动起来。“瑟兰,”远处模模糊糊传来埃隆的低声呼唤,那双手已经滑到了自己的膝关节后方,在反反复复画着圈,温热的鼻息暧昧的喷在上面,让自己浑身发烫。“瑟兰,你猜猜我在你的身体上写了什么?”他湿润的唇划过了膝弯,沙哑着声音,低低的问着。


评论 ( 14 )
热度 ( 39 )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