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索多玛俱乐部(番外九完结篇)

罗得一行人匆匆继续行程。他们穿行在清冷无人的街道上,脚步清脆回响;他们走过装满牛羊的围栏,牲畜声声哀鸣;他们沉默不语,一直向前。

在如巨轮般的红日照向大地,射出第一道光芒之时,他们经过还在打着呵欠的守门人身旁,永远离开了索多玛城。

瑟兰与埃隆站定,对罗得说:“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

罗得惶恐的说道:“我主啊,不要如此,你仆人已经在你们眼前蒙恩。你们又向我显出莫大的慈爱,救我的性命。我不能逃到山上去,恐怕这灾祸临到我,我便死了。看哪,这座城又小又近,容易逃到,这不是一个小的吗。求你容我逃到那里,我的性命就得存活。”

瑟兰冰冷的回答,“这事我们也可应允你。我们不倾覆你所说的这城。你要速速地逃到那城。因为你还没有到那里,我们不能作什么。因此那城名叫琐珥(琐珥就是小的意思)。”

罗得拜别两人,带着家小,匆匆向琐珥城而去。而瑟兰与埃隆加快了脚步,往山上进发。

山之巅,瑟瑟萧索,火红的太阳还未最后挣脱亚拉巴海的束缚。

“时间快到了。”埃隆对瑟兰说道,“就在此地吧。”

瑟兰不发一言,伸手从腰带里取出一支约手掌长短的木棒,直插入地,口里哼起了低沉晦涩的古调。

只见木棒周身散发银白色的淡淡光晕,迅速生根抽芽,长大开花,又瞬间叶萎花谢。光晕散开,一支精工雕琢的权杖已经出现。瑟兰摘下戒指上的白宝石,放入权杖顶端凹陷处,银白色的光芒四射开来,卷起漩涡状的气流。瑟兰白色的辛拉在风中猎猎作响,金色的长发随风舞动。

埃隆将藏于袖中的左手,伸向天际。高声吟唱着神之颂歌,指尖一点蓝光流转,继而光芒万丈,直射天穹。

火红的巨轮,终于挣脱了海的束缚,喷薄而出。此时,远方突然升起了巨大的灰云,遮天蔽日。刹那间,索多玛上空阴云密密匝匝,闪电在云层中上下飞舞。倏尔一道火舌向地面狠狠劈去,直劈向那三层高台之上的巍巍神庙。神庙的一角已然崩塌,破碎的砖石砸向了昨夜露宿于此处的渎神者们。他们自醉酒中醒来,尚自懵懂着,带着满头鲜血如无头苍蝇一般,在高台上慌乱着跑来跑去,口中兀自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喊。其中最胆大者或者说是酒醉最厉害者,指着灰色的天空高声谩骂着太阳星辰,谩骂着四方神明,谩骂着可谩骂的一切。又一道闪电直劈向他的头顶,在他还没把最后的话说完前,他冒着黑烟的焦尸已经滚到了昨夜曾经膜拜过的黑暗神祗脚下。当死亡距离自己那么近的时候,哪怕全城最凶狠之人都开始胆怯,如同枯萎的树叶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所有人争先恐后的往高台下跑去,腿脚不够灵便的年老者摔倒在台阶上,后面潮水般的人群毫无怜悯的践踏着他的身体,往下奔跑着。此时,闪电已经频繁的劈向了全城各处,到处是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大地开始摇晃,巨大的裂隙纵横全城。裂隙深处,地火翻涌,滚烫的岩浆舔舐着岩壁,好像一只伏于地底的猛兽,张开了大口,直欲噬人。有不小心掉进去的人,甚至连救命的尾音还没发出,就直接熔于烈火,化为一缕青烟。神庙高台被巨大的自然力量从中撕裂成两半,永不熄灭的祭坛被撕的粉碎,从高高在上的神坛,跌进暗红色的地底深渊,化为乌有。地面上,到处是已死之人的焦黑尸体,濒死之人因自身的痛苦哀嚎着,还活着的人大声向黑暗之主祈祷着救赎。身边,暗红色熔岩翻滚着,张着大口,不管是尸体还是活人,通通吞噬下去,填进自己永不知满足的腹中。

天顶,一团猩红色的光芒在灰云中翻涌,好像一个巨大的茧在孵化。光芒明灭不定,逐渐凸起,如同孕育活物。

瑟兰与埃隆见此异状,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加快了口中吟诵。气流漩涡迅速以瑟兰权杖顶端与埃隆左手指间为中心,加快了旋转速度。他俩的长发一黑一金,在漩涡中狂舞,四散在空中。银白色与蓝色的光芒骤然大盛,交织着射向天顶。

蓝白色的光芒射中天顶猩红色的光芒,却如泥牛入海,未激起半分涟漪。他二人面色凝重,继续加快吟哦速度,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渗出,尚未及滴落,便被狂风卷走,消弭于无形。猩红色的光芒源源不断的吸取着蓝白色的光芒,好像能这样永不止歇下去。瑟兰呼吸加剧,额角汗粒大颗滚落,左脸浮现出青色的脉络,衬于白皙的肌肤之上,好似一副妖异的刺青,左眼里隐隐异色翻滚,倏尔金光一现。埃隆见此,情知不好,伸向虚空的左手转而握住了瑟兰的权杖。蓝白宝石相遇,陡然放出惊人的光芒,连瑟兰与埃隆都不得不暂时闭上双眼,无法直视。就在此时,天空中异象顿生。猩红色的光芒四射而开,划破天际,云层中一柄剑的影子若隐若现。

索多玛城中,升起了无数灵魂,他们不由自主的被吸引,纷纷没入剑身之中。一时间,阴风飒飒,鬼哭神嚎,天上地下,化作修罗道。

瑟兰与埃隆双双跌坐在地上,浑身汗涔涔的,衣衫尽湿。面前的权杖与戒指已黯淡无光,变得浑浊不堪。

瑟兰望着升起的灵魂,喃喃说道:“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么?用恶供养极恶?”

“瑟兰,”埃隆侧脸看向自己的金发爱人道,“你知道的,我们别无选择。索伦必须被打败。否则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牺牲都是白费。”

“也包括我的父亲么?”金发美人冷笑着,继续说着,“用恶去治恶,这就是你们的好办法!”

埃隆无奈的望着瑟兰,说:“瑟兰!为了最后的胜利,我们只能如此!”

“是啊,包括我的父亲,包括我密林的那么多西尔凡精灵,也包括。。。sele,不是么?”金发美人面露悲伤。

埃隆想劝解,还没来得及张口之前,瑟兰又继续说了下去,“埃隆。那些恶灵,将会永生永世受地域之火灼烧、极地之寒冰封以及眼见手中食物化为飞灰不得果腹的三重痛苦。这是他们的罪孽。可是sele。。。她的魂灵不该受那样的苦楚。埃隆,答应我,用埃尔迪尔之瓶,带她走。”

埃隆叹息着,“瑟兰,你始终放不下那个女孩子。那是她的命运,你也很清楚。我会答应你所有的要求,始终如此。”

埃隆从腰带里取出一个小小的呈纺锤形的水晶瓶。他打开了瓶塞,吟哦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古调。从索多玛城升起一条湛蓝色光弧,划过天际,径直向水晶瓶飞来。待光弧完全进入瓶中,埃隆迅速盖上了瓶塞。一团小小的湛蓝色透明的光点,在瓶中跳跃。。。。。。。。


他俩又再次站在了俱乐部的入口长廊上,猩红色的落地织金锦缎上只有高大的树木在摇曳。埃隆将水晶瓶递给瑟兰。瑟兰小心的打开瓶塞,将光点倒在自己手心里,往锦缎处轻轻吹去。只见光点缓缓移动,渐渐没入锦缎之中,本只有高大树木的墙幕上,忽然在角落里多了一朵小小的雏菊。

瑟兰凝视着它,自语着:“你将与密林永存。”

这整个番外,从第一篇到这完结篇,都是送给好友 @滚雪球的猫咪 的生日贺文。断断续续写了一个月的贺文。

这是番外的结尾,也是正文的序幕。。。。。

评论 ( 20 )
热度 ( 28 )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