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索多玛俱乐部(番外八)

门外有人在大声喊着,“去神庙!”,众人吵吵嚷嚷的喊着“神妓!神妓!”。暴徒们的喧嚣声已渐行渐远。罗得在门内仔细听了半晌,方才放下心来。Shilo与女儿们打来清水,为他洗濯伤口,包扎停当。

罗得一家又再度倒在干草垫上歇息。半晌,已鼻息均匀,渐渐入睡。

瑟兰只低垂着双眼,站立在门口,一动不动,好像高耸于小亚细亚半岛上终年不化的托罗斯山脉顶的积雪。夜越发浓重起来,血月落在西面的城墙上,神庙的祭火映红了半边天空。随风断断续续飘来渎神者放浪形骸的言语以及淫靡的音乐。

埃尔隆德走上前去,想劝瑟兰休息。尚未开口,瑟兰低沉的声音传来,“埃隆!你听,他们在让她跳七面纱舞。他们在逼她做她不愿的事!”埃隆无声的叹息着,伸手握住了同伴冰冷的手指。“瑟兰,从你遇到她那一刻起,你就应该明白,命运的纺锤已经开始转动。你我都无法改变。”金发美人冷笑道:“是啊。又是你们挂在嘴边的那些使命啊命运啊。”

瑟兰猛的转过身来,厉声喝道:“快起来,凡人!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出去,免得你们因这城里的罪恶被一起剿灭!”

罗得一家正睡得香,猛听到瑟兰的催逼,还没完全醒过来。几人坐起身,睡眼惺忪的望着他俩,结结巴巴的说:“我的主啊!这个时候,连最早起的守门人也还没起身呢。城门不开,我们哪儿都去不了啊!”

埃隆大声的说:“黎明即将到来。当那注定的时候到来时,神的愤怒将会从天而降,将会自地涌出。你们必须立刻出发,在第一缕曙光显露在城头时,离开此地。否则连我们也无法阻挡神的怒火!”

罗得还想说些什么,瑟兰已经直接大开房门,跨出了屋子,埃隆亦随后跟上。两人并肩立于屋外,静默的等待。

Shilo和女儿们在屋内来回穿梭,飞快的收拾起细软。罗得一边口中催促着家人快点收拾,一边从眼角偷偷的瞟着瑟兰与埃隆,生怕一个不小心,他俩就会消失。

屋内充斥着罗得一家的抱怨和互相斥责的声音。迁延半晌,在反复检查了好几回之后,罗得一家总算收拾好了贴身的物品,远远跟着他俩,往城门走去。他们还未走出多久,远远的一个身影好像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的往此地而来。

那个身影踉踉跄跄行走在清晨空旷的街上,似乎周身的力量已经被完全抽取。它身体往左偏,已经软软的往路边滑下去,眼看就要瘫倒在地。

瑟兰的双眼突然射出摄人的光芒,他大踏步的迎上前去。

“sele。。。。。”在她即将倒在地上之前,瑟兰用自己的辛拉紧紧抱住了这个瘦弱的少女。

黑曜石一般闪亮的眼睛失去的光彩,如乌木般的秀发已经被大绺大绺的扯下,被撕裂的头皮翻卷着,露出鲜红的嫩肉。嘴角几乎撕裂,滴滴鲜血与那些可疑的污渍混合着,沾染了她曾如此美丽的脸颊。她几乎全身赤裸,曾经白皙的肌肤已经遍布青紫,到处是斑斑血痕和渎神者留下的狂欢印迹。

“sele,sele。。。。”瑟兰转向埃隆,“你能治好她的不是吗?”。他的碧蓝双眼满含着无比的悲伤与深深的自悔,望着埃隆。

“抱歉,瑟兰。我。。。不能。”埃隆艰难的说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救不了她?你连我那样的伤都能救,为什么不能救一个人类!!”瑟兰几乎是在低吼着。

埃隆无奈的说:“这不一样。她已经完全没有了求生的欲望。我真的很抱歉,瑟兰。”

“最美丽先生。。。。。”sele喘息着,“请别为我费心了。。。。如果我破败不堪的身体的存在,能为您,哪怕仅有一点点最微不足道的帮助,我都会非常荣幸的。。。。”

“sele,sele,如果当初,你没有遇见我们。。。”

“不,最美丽先生。如果当初没有遇到您,我的生命将会一片灰暗。因为那是我童年中唯一闪亮的回忆。”少女嘴角含笑,低声说着,好像在说给自己听,“一身殆尽,万魂俱灭。我只因你而爱世人。”

瑟兰向空中伸出自己沾染了少女鲜血的右手,一字一顿的说着:“sele,这座城市必将为他们对你所做的一切恶行,得到比这残酷千百倍的惩罚!这是我,瑟兰迪尔,在神明面前立下的誓言!”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