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索多玛俱乐部(番外三)

“最美丽先生,我现在不叫Seth了。现在我叫Sele。”Seth,不,是Sele认真的说着。

“为什么把名字改了?”埃尔隆德不解的问道。

少女的脸上闪现出一丝羞涩,小巧的贝齿孩子气的轻咬玫瑰色的下唇。“先生。。。。我去年结婚了。我的丈夫不喜欢Seth这个名字,说太男孩子气了,所以改了。”

“恭喜你,Sele。”埃尔隆德由衷的祝贺。

瑟兰却眉头微皱,问道:“你的丈夫是?”

“就是罗得老爷啊!”Sele仰头骄傲说,脸上有着幸福的光芒。“他可是个大好人呢。我现在已经不是奴隶了,而是老爷的侍妾。”美丽的少妇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幸福微笑,“最美丽先生,十分感谢当初您给我的祝福,是您给我带来了好运气,才让Adonai实现了我的愿望。”

此时,天空已经渐渐暗下来,Sele望了望即将沉入地平线下的血红色太阳,神情恳切的继续说道:“两位先生,现在已经很晚了。夜晚,独自在索多玛游走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像你们如此出色的人。请到我家来吧,罗得老爷一直很喜欢听我说起你们,他会非常欢迎你们的。”

“Sele,这两位就是你常提起的那两位赐福给你的先生吧。”洪亮有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那里,一位身着暗红色羊毛制辛拉的中年人自城门处走来。他微卷的灰发蓬松的簇立在脸旁,女主人费尽了心力也没法把它完全梳的熨帖;和被放牧时无处不在的风刻下无数皱纹的紫红色的脸膛呈鲜明对比的是他那锐利到近乎狡黠的双眼,在计算自己名下牲畜数量时,它就会流露出无比的喜悦,而在与伯父亚伯拉罕争夺放牧区域时,又会显出深深的怨怼。

他大踏步而来,卷起了道路上的尘土,弄脏了衣角。可他似乎丝毫未觉,只是急匆匆赶到瑟兰督伊与埃尔隆德面前,脸伏于地下拜着。口中只说着:“我主啊,请你们到仆人家里洗洗脚,住一夜,清早起来再走。”

一旁的Sele也连忙俯下身去,在罗得身后匍匐跪倒。

瑟兰督伊皱起了眉头,刚想发话,却被埃尔隆德的眼色所阻。埃尔隆德走上前去,语气庄重,说道:“善良的人啊,感谢你对我俩异乡人的盛情邀请。但饥渴或是寒暑,都是Adonai赐予我们礼物。我们怎能违逆Adonai的意旨?我们要在索多玛街头度过漫漫长夜。请你们切勿再跪拜我们。跪拜只可对神明,怎可向凡人屈膝。”

罗得依旧伏地不起,只更加切切的邀请。

瑟兰督伊与埃尔隆德彼此交换了个眼神,瑟兰督伊开口说道:“既然你如此盛意拳拳,那必然也是Adonai的意旨。那我们就随你去你处度过今夜吧。”

罗得起身,小心翼翼在前引路,Sele微侧身,错开半步距离跟随。

瑟兰督伊与埃尔隆德如君王巡视领地般,缓缓走入城中。

注:

琐珥是索多玛旁边的一座小城。

现代考古已经发现了索多玛的遗址,这座坐落于约旦河东部的古城遗迹,时间可追溯至公元前3500至1540年之间,新墨西哥州圣三一西南大学考古学家柯林斯说,发现的城市遗迹城墙最厚的地方达5米,最高的地方10米。遗址也在当时重要的贸易之路上,这些条件都跟圣经叙述的相符。

Adonai,因为圣经中规定不可直呼上帝耶和华的姓名,在日常称呼时,则用Adonai来代替。

罗得与伯父亚伯拉罕关于放牧之地的争夺。罗得与亚伯拉罕在迦南的南地过著游牧的生活,而且拥有很多牲畜,以致当地无法容纳他们,他们的牧人经常发生冲突。亚伯拉罕顾及他与罗得间的亲戚关系,遂向罗得提出分开各自发展。最后,罗得选择了靠近 索多玛与蛾摩拉一带的平原,亚伯拉罕则住在迦南地。他们分开后,罗得渐渐移到索多玛居往。

写着写着就超字数了。。。。。

评论 ( 12 )
热度 ( 23 )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