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索多玛俱乐部(一)




索多玛俱乐部是一个神秘的地方。传说那是一个可以满足哪怕最任性愿望的地方,只要你肯付出足够的代价。。。。。




深夜,12:00,伦敦东区




天鹅闸巷是一条污浊的小巷,它隐藏于伦敦桥东沿河北岸的高大码头建筑物后边。在一家出售廉价成衣的商店和一家杜松子酒店之间。狭窄的巷子边是一条陡峭的石质阶梯,石阶中部已被经年累月踩磨得无比光滑。阶梯的尽头是一个幽暗的门洞和一扇仅能容一人进入橡木门,门洞拱楣上是一块已经严重剥蚀发黑的条石,雕刻着一些奇怪扭曲的图案。只有考古学家最敏锐的双眼,才能依稀看出是一株巨大的山毛榉树图形,而正中靠近顶部的位置,还模模糊糊能看出星星的形状。从门拱顶部垂下一根装饰成藤蔓的细绳,悬挂着一盏油灯,在冷风中明灭不定,好似鬼火闪烁。门正中那个铜制的敲门锤,被雕成一个鹿头的形状,似乎被成千万双手抚摸过,变得温润光滑,在昏黄的灯光下,隐隐发出暗红色的光芒。




一个男人已经在门口站了许久。他头戴一顶有光泽的帽子,身上衣着虽然颜色暗淡,却剪裁考究,雅致奢华。他把大衣领高高翻起,遮挡住了大半个脸。最后,他长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伸手摸到了敲门锤。




只敲了一下,门便吱呀呀自动打开了。




“请进,我最尊贵的客人。”一个声音自屋内响起,低沉醇厚如同陈酿美酒,令人闻之欲醉。




男人刚走进室内,身后的门便如同活了一般,自己关上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条幽深的走廊,两侧悬挂着猩红色的锦缎,上面用金线织出各种各样的图案。参天的巨型树木,遮天蔽日,枝叶间繁花盘绕,珍禽异兽穿梭。温暖湿润的空气拂面而来,夹杂着丝丝缕缕那些来自东方古老国度的神秘香料燃烧后散发出的香气。四周光线幽暗,只有走廊尽头射出一星粉红色光芒。男人穿过走廊,往粉色光源所在小心翼翼走去。在他身后,猩红色的织锦帘幕随他走过卷起的气流微微摆动着,帘幕上的图案仿佛活了过来。植物的枝叶轻轻摇曳,艳丽的花朵或开或合,争相引诱着成群夜游的昆虫来光顾自己滴着蜜露的甜美之处。而那些飞禽走兽则成群聚集,在林间来回穿梭,寻找最肥美的食物。它们的双眼射出幽蓝色光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着。




男人站在走廊的尽头,一缕粉色的光线从包覆着猩红色锦缎的雕花门缝中穿过,射在他身上。门后隐隐约约传来曼妙的声音,似竖琴轻捻慢挑又似吟唱柔曼婉转,夹杂着人声嘈杂嬉笑和玻璃器皿轻微碰撞的声音。他皱起眉头,灰色的眼眸里燃烧着明亮的火焰,垂在身旁两侧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紧到指节都开始泛白。他好像下定了某种决心,深吸一口气,举起双手,缓缓推开了那道沉重的大门。









评论 ( 37 )
热度 ( 35 )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