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七秒钟的永恒

瑟兰是一尾小金鱼。他有着金红色的鳞片,轻纱般的尾鳍,在水中轻轻摆动时,如同身披缀满宝石沙丽的异族女子的舞姿,波光粼粼,曼妙无比。

每天,他都气定神闲的在精致的玻璃鱼缸里散步,从这一头游到那一头,只需要七秒,摆动两下尾巴,不多也不少。玻璃缸外经常有些称之为主人的奇怪生物走来走去,它们没有美丽的尾鳍,只有两根他们称之为腿的呆笨支柱,粗鲁而又肮脏。尤其那个小主人,经常一边把它那个有两个黑洞还会发出呼哧呼哧声响的玩意儿戳在自己精致的鱼缸上,一边发出尖锐而嘈杂的声音。

每天,主人都会向鱼缸里撒入美味的食物。虽然瑟兰依旧看不起这些生物,但是却不得不承认,食物还是很美味的。所以哪怕眼前的景色略微糟心,但平心而论,日子过得也还是蛮愉快的。

有一天,小主人拎着一个装满水的塑料袋跑了进来,小心翼翼的在鱼缸里倒入了一条黑色的小鱼。

瑟兰在水底望着这条小鲫鱼,直接给了一个“好丑”的评语。瞧他那个光溜溜的大脑门,还有呆板的尾鳍和黑乎乎的鳞片。“哦,天呐,它根本不值得我费精神。”,瑟兰心里暗想。于是只打了个招呼,就自顾自悠悠然然的走开了。每天的例行散步是不能为这种小小的意外打断的。

从鱼缸的这一头到那一头,只需七秒。瑟兰再次转身,却看到一条小鲫鱼,迎面而来。

“你是谁?”

“你好,我是埃隆,很高兴认识你。”

一条黑乎乎的小鱼而已,瑟兰心里暗想,不用多理会他的。

“我是瑟兰,这个鱼缸的主人。”

于是两条鱼又再度擦肩而过。

每一天,同样的对话都会重复上演,周而复始。

直到有一天,在换水时,鱼缸打碎在水池中。瑟兰与埃隆天旋地转起来,顺着铺天盖地的水流被吸进了深深的黑洞之中。就这样在黑暗中,不晓得掉了多长时间,也不晓得来到了什么地方。但他俩的鳍始终紧紧的贴在一起,从未分开过。一个壁虎轻盈的从它们身边爬过去,悄声说道:“看呐,看呐。一对妙人儿。”带着花纹的多毛大蜘蛛从下水道的顶部垂下来,黝黑到能吸取星光的八只眼睛紧紧盯着他们,讥讽道:“瞧他俩,多么亲亲热热的一对啊。”一只拖着肮脏尾巴的黑色大老鼠,带着腐尸的味道,向他们游近,露出尖利的白牙,闪亮的黑眼珠掩藏不住贪婪的欲望。它阴恻恻的嘲笑道:“别游那么快啊,小鱼儿。快到爸爸这儿来。爸爸很想念你们喷香的身体呢。”

瑟兰很害怕,已经整整一昼夜没有吃东西了,还浸在从未有过的肮脏冰冷的水里。“埃隆,你先走吧。别管我了。”瑟兰渐渐游的慢了下来。

“不行!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埃隆很坚定的对瑟兰说。

他略微退后瑟兰半身距离,用尽全身力气,拼命的推着瑟兰向前游。

瑟兰的眼里流下了一滴泪,又立刻融入了周围的水里。他也奋力向前游去。

他们不知道又游了多久,久到身体已经不像是自己的了,完全是机械式的摆动,他们甚至能感觉到背后老鼠游动的水波。忽然,眼前漫天星光撒在水面上,周围是浓郁的晚香玉的味道,已经能感觉到有清凉的风吹过。“也许自己真的要死了”瑟兰心里这样想着,“如果和埃隆一起死在这里也是很不错的。”瑟兰忍不住回头望了埃隆一眼,却看见身后的大老鼠好像被皎洁的月光吓住了,停留在下水管出口的阴影中,恨恨的看着他俩离开,嘴里还嘟囔着“小乖乖,快回来吧!”

“埃隆,埃隆!我们得救了!”瑟兰快活的叫了起来。他俩鳍贴着鳍,在水里跳起了圆圈舞。可他们实在太累了,只跳了一小会儿,就气喘吁吁。

“瑟兰,你好好休息吧,我为你找吃的去。”

“我不要离开你。我怕自己一转身就会忘记你。”

从此以后,这条小溪多了一对可爱的小鱼。一条是美丽的金红色,一条是土土的黑灰色。春天,他们一起看柳絮漫天,夏天他们在荷叶下觅食谈心,秋天,他们在芙蓉倒影中旋转舞蹈,冬天他们缩在厚厚的冰层下休养生息。他们再没分开过。

哪怕是七秒钟的爱情,也可以成为永恒。


文中设定鱼的记忆只有七秒。 @比克妮妮 生日快乐,亲爱的朋友!不会写温暖系的文,只能如此了。凑合着食用吧。O(∩_∩)O~

评论 ( 41 )
热度 ( 43 )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