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最美好的感恩节

亲爱的,我最亲爱的瑟兰。请允许我用最亲爱的来称呼你。自从你离开林谷的大门,光辉的太阳似乎也随你离去。雅瑞恩驾驶着雅诺已经落到了阿尔达的西方,而提里昂驱使着伊西尔升到了夜空之中。今夜,我就如同之前数千年的漫漫长夜一般,独自坐在书桌旁,伊西尔的光辉照耀在我才修撰一半的精灵史上!唉,但愿我能借助她可爱的光辉,飞跃崇山峻岭,远渡滚滚长河,穿越幽暗森林,在爱尔贝蕾斯的幽光下面的草坪之上,摆脱一切中土世界的黑暗与阴影,与你相聚。

我最亲爱的瑟兰。当我走进我亲手为你安排的卧室,看到那张白色描金铺着深紫色丝绸的大床时,就会想起每天清晨你自上面醒来的情境。你金发湛然,哪怕古老东方所织就的最柔软最灿烂的丝绸,也甘心只做你华美金发的陪衬。你从睡眠中醒来,像清晨还未舒展因夜寒而卷缩的花瓣那样,尚未完全苏醒。你那聚集了爱尔贝蕾斯全部星光的双眼,起先漫无目的望着床上的帐幔,然后才会将着神一般的眷顾转向我的身上。我伸手想要抚摸你如象牙一般的面容,却发现这一切只是幻想。啊!乌云飘过来了,遮住了最明亮的晨星,正如我满怀希望的拥抱,却将无尽的思念拥入怀中。我想要驱散乌云,却看见你最心爱的那只银质錾钩藤兰花酒杯放在窗边老桃花心木雕花高几上,仿佛在静静等待主人下一刻的到来。我不止一次的暗自嫉妒这只酒杯。嫉妒它可以独自占据你修长优雅又坚毅有力的手,嫉妒它可以随意亲吻你红润如莲的双唇,嫉妒它伴你纵情狂欢,也嫉妒它伴你寂寂长夜。

瑟兰迪尔,我的生命之源,我的热情之火,我的灵魂。我该去哪儿把握你,我那高傲美丽如孔雀、英勇善战似雄狮的爱人?每一次与你的相见,狂喜都会流遍我所有的感官!我依然如数千年前第一次见到你时那样,神圣的生命之福炽烈的流过我的神经与脉络,镇定了我内心的激荡,以欢悦充实了我可怜的心,这颗只为你跳动的灼热的心。当你挨着我更近些时,我能感觉我的力量在高涨,我的勇气在膨胀,我已燃烧的如同喝了你最爱的新酿多威宁。我可以去承担精灵族长达数千年的祸福,去跟黑暗阴影奋战,在战争的飞溅的血肉与碎裂的骨骼之中毫不畏惧。我神不守舍,我所有感官翻腾激荡,哪怕前行之路上有全部的地狱火焰在燃烧,我已经将我整个的心、全部的生命全都交给了你!

我会在此永久的等待,即使雅诺与伊西尔东升西落,瓦尔达的群星明灭推移。等待着你——我最炽烈的爱人呐,归来与我共度这个美好的节日!

                                                        亲吻你双手一千遍也不会厌倦的

                                                                            你永远的埃尔隆德

 

 

林谷之主用漂亮而流利的花体字母结束了这封饱含热烈情感的邀请信的最后一行后,用吸墨纸吸去了多余墨水。他仔细折叠好,正预备写上收信人姓名时,雕花书房门被无声无息的推开。

“‘大海以东最后一处精灵的庇护所’就是用这样冷淡的方式,欢迎远道而来,参加感恩节庆典的精灵吗?”一个身着华丽银色织锦缠枝藤蔓提花暗纹长袍的高挑身影,斜倚在门边,好整以暇的问道。

“梵拉在上,这是我——埃尔隆德度过的最美好的感恩节!”


评论 ( 61 )
热度 ( 49 )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