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海上花(遗迹)

爱隆从很小开始,就一再重复的做着同样的梦。
那是古老的东方,一个叫幽瀮里的地方。满眼繁华,遍地锦绣,房间里充满着各种各样金碧辉煌叫不出名字的器物,到处弥漫着东方香料燃烧后散发出的令人心醉神迷的香气。
每一个人都对自己毕恭毕敬,称自己为“爷”。爱隆认识了加里安,此处女管家,一个全职又全能的顶级女佣,可以做到几乎你想要她做的一切事宜。还有一个叫小伦的贴身女仆,是加里安女管家最得力的助手。还有一些称作外场的男仆们,做着体力活。
这里只有一位美丽的女主人,当然,这个美丽只是自己的臆想。因为在梦中,爱隆从未看清过她的面容。爱隆能听见她宛若天籁的声音为自己唱出古老东方的歌剧选段,能饮到她亲手为自己烹出的来自东方的细茶,能嗅到她用纤纤玉指熟练摆弄着神秘的东方香料,燃起令人心醉的香气。。。。。
一袭袭遍布手工刺绣的华服美裳穿在那个纤细柔美的女子身上,无数奇珍异宝佩戴在她的身上,无论多华丽的衣衫多贵重的首饰,都无法夺取这个女子自身的美丽,就好像星星永远无法与辉煌的太阳争夺光辉。
在梦中,她对自己时而戏谑调笑,时而柔情似水。两情缱绻之时,旖旎风光无限。。。。
虽然他连织物的纹路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但是爱隆依然无法看清这个女子的面容,哪怕在梦里,他们已经无限接近的时刻。
她手指上永远戴着一只赤金嵌青金石戒指。她告诉自己,这是他和她的信物,还暗含了她的名字,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瑟兰。
这个梦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爱隆每天清晨醒来的瞬间竟然会恍惚的觉得自己是在那个世界里睡着了做一个现代社会的梦。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真实的爱隆,还是梦中的那个爷。
他借用了现代的力量,从互联网上搜索一切与梦中相关的地名和人名,去寻找那个金粉金沙的斑斓世界。
在东方人说的而立之年,爱隆终于踏上了这个古老而年青的国度。在那个号称东方魔都的地方,他逡巡踯躅,想要找到那个梦中的地方,那个梦中的人。
这一天,爱隆依旧不知疲倦的穿梭于大街小巷,在不知不觉中拐入了一条幽长逼仄的小巷。细碎的青砖铺路,已经被千万次的行走打磨的圆润光滑。走在上面,只听的到自己一步步的脚步声,在巷子的最深处击起的回音,好像石子扔进平静的水面泛起点点涟漪。巷子深处有一个低矮的店面,斑驳的木质门板和几张已经缺油少漆的方凳在巷子边搭起了一个简陋的台面,上面放着寥寥可数的几个简陋的物品。
爱隆扫了一眼,只不过是一些古老的小器物,这个古老国度的人认为他这样的外国人会感兴趣的一些小玩意儿。正在他觉得百无聊赖,预备离开时,视线忽然在一样物品上停住了。
是那个戒指,不会错,就是它。那只他在梦里见过千百回的赤金嵌青金石戒指,那只他们的定情信物,那只暗含她姓名的戒指。那个镂刻的图案,那个用赤金遮盖的瑕疵,都是独一无二的证据。
“老板,这只戒指我要了!”
一个低沉醇厚的男性声音从爱隆身后响起。一抹灿烂如阳光的金色长发闪耀了他的双眼。

这是海上花最后的遗迹,却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评论 ( 39 )
热度 ( 38 )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