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二)








又是一个秋日夜晚,瑟兰正从事务所驱车赶回家里。








车内顶级音响里那个女播音员正用甜腻的能拧出蜜的声音报着天气预报。“明天本市天气,最高温度25度,最低温度18度,湿度67%。。。。。。。”








“爱隆一定在捣鼓他那些瓶子罐子里的天然酵母菌吧。”瑟兰心里暗想。“又到了他常说的面包季了。”








共同生活了十多年之后,哪怕对方最微小的习惯,大约都能了若指掌。瑟兰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是厨房煞星,但在爱隆的耳濡目染之下,对于美食理论知识已经不下于专业厨师水平。这一周以来,埃隆一直在用葡萄干和苹果皮培育天然酵母,甚至用闹钟定时提醒自己用面粉“喂养”酵母,使之达到最完美效果。家里已经放满了这种瓶瓶罐罐。到处充满了一种混合了水果清香与酵头酒酸的奇特气味。








一想起自己的黑发爱人,瑟兰的目光变得柔软,嘴角也无意识带上了微笑。








作为一名专业厨艺导师,爱隆常说美食要应时应节。难得就是恰到好处四个字。食材选择以及处理,火候,作料,烹饪方式,甚至厨具的选择和餐具的搭配,都需要考虑进去。失了一处,也算不得好的料理。而现在,正是最适宜手作面包的时节。








瑟兰暗暗想着,今晚回去,家里不晓得会弥漫着哪种面包的香味呢?奶香扑鼻能用叉子挑出长长丝絮的北海道中种吐司,还是小巧酥松层层叠叠的诺曼底黄油可颂,切开之后物料丰富到满溢出来的史多伦抑或连美艳绝伦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都赞不绝口的布里欧修。。。。。








面包是埃隆最喜欢做的料理,没有之一。他常常痴迷于从世界各地订购不同品牌的面粉,直到找到最适合配方的面粉。瑟兰这种厨房小白,常常被他劈头盖脸的一堆灰份、麸质、延展度、吸水性弄的晕头转向,而埃隆却乐此不疲。他常说,选择面粉是一个既有趣味又富有挑战性的难题之一。每次这种时候,他都会露出极为痴迷的表情,兴奋程度完全不亚于面对金发爱人的身体。对于这种情况,瑟兰除了暗自嫉妒那些可以如此吸引黑发爱人的食材,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埃隆实在性感无比,自己总是忍不住想把他对食材的痴迷与兴奋转移到自己身上。这同样是瑟兰心里最有趣也最富有挑战的难题。








埃隆现在一定穿着那件象牙色细丹宁布围裙,带着隔热手套,专注的隔着烤箱玻璃,观察面包烤制的全过程吧。瑟兰吞了吞口水,努力忽略已经大声抗议的肠胃,加足了油门,风驰电掣的往两人郊外的别墅赶去。








瑟兰喜欢看着埃隆揉面,看着他那双灵巧的手,翻动、折叠、揉搓、拉伸,将面团随心所欲的摆弄着。他曾经说过,一个优秀的面包师必须长着一双带着天鹅绒手套的铁手。瑟兰对这句话有着特别深的体会。每天晚上,在做最好的运动时,埃隆的双手总是既坚毅有力又如沐春风,细细抚过自己每寸肌肤,燃起自己内心最隐秘的欲望。








别墅电动大门缓缓打开,瑟兰熟练的转入砂石铺就的小径,车轮碾压过去,发出沙沙沙沙的声音,真像埃隆常夸耀的那种好面包外皮捏起来的声音。他最喜欢援引自己偶像,世界最著名面包大师之一,彼得.莱茵哈特的话:“面包师的主要责任是竭尽全力唤醒小麦的全部潜力。。。。。。。。就像一个三维画面在静静地等着你去发现最后的奇迹。。。。。我们能从骨子里感受到它,犹如信仰需要上帝,生活需要面包。。。。。”瑟兰永远都不会忘记,第一次听到埃隆用低沉的嗓音说出这些话时那种发自内心的虔诚表情,好像布道者一字一句向迷途的羔羊们念出神之谕。那一刻,他终于明白,美食对于这个黑发男人来说,不仅仅是满足口腹之欲,也不只是谋生手段,而是他奉献毕生的事业、梦想,他的一切。








瑟兰将车停好,下车站定,隔着低低矮矮修剪整齐的冬青树,看着厨房与客厅温暖的黄色灯光射出屋外,想起自己很久以前问过埃隆的话。








“你在蛋糕里放了什么?鸦片吗?为什么我始终会念念不忘这个味道?”








“因为里面有两样最重要的原料,love and heart。Honey。”








是啊,食物和恋人一样,唯有真心与用心烹制,才有齿间留香的余味。生活是一件严肃且慵懒的事情,我们的食物,养育着我们,它是什么样的,我们就是什么样的。








瑟兰紧了紧身上的风衣,走向灯火阑珊处。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评论 ( 50 )
热度 ( 35 )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