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windy

后会有期or无期?
╮(╯_╰)╭who care

不留

 这是索林连续第三次在此地见到这个金发男人了。让索林印象如此深刻的原因,除了那迥异于常人的美貌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身着不合酒吧氛围的剪裁合体黑色三件套,面无表情穿过酒吧里烟雾缭绕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径直走向吧台。直截了当要一杯和他双眸一般蔚蓝如晴空的tomorrow,一口喝完之后又再度悄然离去,如同一个幻影被风吹过,倏尔消散。


从没有人敢于连续三天以上挑战这种以烈性著称的鸡尾酒,身为调酒师的索林很清楚这种酒的可怕后果。之所以叫tomorrow,就是因为只需一小杯,等你醒来就已经是 明天了。他是谁?来自何处又将去向何方?索林的脑海中萦绕着这些问题,也萦绕着这些问题的源头,那个即使满面生人勿近,却依旧美的惊心动魄的男人。


第三天了,在看着他转身离开之后,索林迅速的请了假,不顾老板大声的抱怨,甚至都顾不上换下制服,便急匆匆的尾随那个男人而去。索林追出酒吧,只看到那个金发男人已然有些踉跄,在冷风中歪歪斜斜的往前走着,拐进了一条小巷。索林追过去,只看到他右手撑在粗糙的墙上,低垂着头,美丽的金发遮住了大半面容,在不停干呕,好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呕出来一样。索林知道tomorrow开始发挥作用了,随即伸手扶住了他即将滑落的身体,将他半固定在自己的左臂臂弯里,右手轻拍后背。金发男人忽然抬起了头,长发掠过索林的脸颊,他转过身来,被索林抱了个满怀。月光下,青白冰凉的手缓缓抚过索林的修剪整齐的胡髭,一双比tomorrow更湛蓝透明的眸子里还残留之前强烈呕吐导致的泪水,变得如同清晨的海,带着淡淡的迷蒙。他呢喃着:“是你么?你来了么?”。索林还没来得及回答,柔软绯红的嘴唇已经覆了下来,灵活的舌头深入唇齿间,贪婪的索取一切。索林已经忘了自己到底为何而来,也不想探究对方的“你”指的是谁,天地的一切都不再重要,只有面前这个人,这具身体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索林就像沉湎于毒品的瘾君子,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这个金发男人。虽然他们的接触只限于喝酒,上床,直至对方沉沉睡去。哪怕索林已经对他的身体所有敏感处了如指掌,第二天,他们又变成了一对最熟悉的陌生人。三个月的相处下来,索林非常沮丧的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除了性,他们没有任何交流。自己只知道他叫瑟兰迪尔,除此以外,他的职业,他的住处,他的年龄等等一切私人事宜,自己都一无所知。


每一次的接触,索林都恨不得能把瑟兰迪尔揉搓进自己的骨肉里,好和他完全融为一体,成为肉中肉骨中骨。这种欲望已经越来越强,索林几乎无法想象这具完美的酮体被别的什么人占有,自己会怎样。这绝对不容许,瑟兰迪尔只能也只会属于自己一个人。

索林已经学会了伪装,学会了跟踪。在清早与瑟兰迪尔分手之后,悄悄尾随着他。看着他进出入本市最奢华的写字楼,看着他口若悬河在法庭上把对方律师盘诘的体无完肤,看着他神情倨傲的拒绝那些自己只能在杂志上遥遥一望的美艳女人们。索林愈发觉得自己与他是两个世界的人,那道看不见的鸿沟越来越深,深到让人绝望。于是在每一个与他度过的夜晚,索林更加疯狂更加粗暴的占有他,好像只有他的疼痛与嘶喊,才能让索林真实感受到,自己是完完全全拥有这个完美的男人。。。。。。。。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个月,索林依旧每天跟踪着瑟兰迪尔。一天下午,索林照例坐在瑟兰迪尔写字楼对面的咖啡馆,一边喝着Double espresso,一边密切注视着瑟兰迪尔的情况。忽然发现这个生性冷漠的男人与另一位黑发男人一同走进了自己所在的咖啡馆。他俩选择的位置刚好位于自己身后,而自己面前的擦的锃亮的咖啡壶恰到好处的反射出瑟兰迪尔那张无与伦比美丽的脸。


 “埃隆,凯勒布里安的事,我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她已经。。。。。。。四个月前,我还对你大发脾气。”瑟兰首先开口。



“你不用抱歉,瑟兰。她缠绵病榻已近一年,离去于她也是一种解脱。已经环球旅游四个月了,怎样都应该慢慢好起来了。”

“埃隆,死者已矣,你要保重身体。”咖啡壶里映出瑟兰伸出左手握住那个黑发男人的右手。“律师行万事有我,你不用担心。”


“我知道你能力很强,但是再强也不要那么拼命。”黑发男人用双手包覆着瑟兰伸出的左手,“你看你,比四个月前瘦了好多。”

 “你的维雅呢?”瑟兰惊讶的问。

 “已经收藏起来了,直到下一个爱我的人的出现。。。。。”黑发男人捧起瑟兰的左手,轻轻放在唇边,印下一吻。“答应我,瑟兰,以后别不爱惜自己,就当是为了我。”

 瑟兰望着对面的男人,“埃隆,你明知道。。。。”

 “我知道你是我们律师行最好的律师,而你和我是最亲密无间的partner。”黑发男人声音虽然轻,但是无比坚定

 “是的,我们一直是最好的伙伴。四个月前我就已经知道了。”瑟兰迪尔满面凄凉,但语调绝然。


当天夜里,瑟兰迪尔一气喝下两杯索林精心调制的tomorrow。在迷醉中,他最后听到索林不停的追问,“瑟兰迪尔,你有没有一丁点爱过我?有没有过?到底有没有过?

 第二天清晨,瑟兰迪尔被清洁女工发现,死在酒店的房间里。胸腔被打开,心脏被凶手带走。警察调取了当天夜间的酒店闭路电视录像,将嫌疑犯确定为一个身材高大,头戴鸭舌帽的男人。录像被截取的画面很快被发送各地,嫌疑犯被描述为一个极度疯狂凶残的凶手,警察布下了天罗地网,只待他落网。


 两天后,安都因河里飘起了一具男尸,警察检查了他身上所有物品,也没有找到足以证明其身份的相关证件。但最骇人的是,在他贴身衣物里,发现了一颗心脏被牢牢缝在内衣的心口位置。 


 这是一个关于执念的故事。一念成魔,一念成佛。爱隆不愿放手,也不愿投入,只想暧昧下去。瑟兰明知道爱爱隆没有结果,却不肯放弃,同时又沉迷于与索林的欲望之中不愿离去。索林苦苦想得到瑟兰的一切。他们都因求不得,而心魔生。世人皆苦,只因放不下。
































 
 
 
 
 
 
 

































评论 ( 40 )
热度 ( 29 )
  1. 小雷的秘密花园裙windy 转载了此音乐
    超罕见的血腥变态型结局!好新鲜!又萌又美又带感!心疼大王!

© 裙windy | Powered by LOFTER